芙洛芬·瓦尔·德

称呼芙芙洛洛芬芬芙洛芬都可以,写手,杂食,文短且水平不高(我会努力的),代餐小能手,没有什么雷区,只会自己写点东西取悦自己~☆感谢大家的喜欢!祝大家都生活愉快!

【兰×哀→小日常】【醉酒】

【醉酒】

事情是这样的:毛利兰作为一名优秀又普通的高中生非常开心能够和大家一起去泡温泉,况且这次还是自己的高中毕业之行,则更是让她雀跃不已。灰原哀就不一样,这种她本不擅长应对也很难融入的群体活动对于她而言总归还是有些抗拒的。

抗拒归抗拒,但是在特殊情况下也要能抗拒才是——比如眼下这个可能喝多了清酒理论上来说醉不至此的、靠在身后的承梁柱小声呓语的毛利兰。

“小哀一个人会寂寞哦……”毛利兰乖巧的低垂着脑袋看着一张娇美的臭脸,温热的鼻息混着酒味在灰原哀的身间若即若离,一双澄澈的眸子像是裹挟着暖阳亮晶晶的望向女孩,"所以我来陪你啦!"

灰原哀在内心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她只是想出来看看夜景而已,山涧夜色也能多少缓释一点自己的疲惫。谁成想这个看似精神饱满其实已经有些飘然欲仙的少女不知何时也跟着来到了廊下,她漂漂亮亮的落座回廊边缘,偏着头用闪闪发光的眼眸笑着看着自己,

"自己走路没问题吗?"她可不想把这么大个人架回房间。

她没有回答灰原哀,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一会儿,夏日凉风吹拂着两人的发丝。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毛利兰语气陡然低落,迷茫的看向这张小脸蛋:"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会露出那样孤独的表情呢?"

"……我只是喜欢独处。"因为灰原哀——宫野志保是没有集体生活——也就是校园生活的。

她自小接受着组织和父母的专业教育,所谓的校园生活只是和姐姐回到名义上就读的学校考个试而已,父母去世后,姐姐也被迫开始了她的奔走生涯。她所面对的从来都是冷冰冰的课本,有意栽培或将将应付的老师,还有同样没有温度的那群人;更大了一些接手了父亲的研究之后,虽然接触了更多参与实验的同僚,但更多的是自己在单纯的指挥——自己的研究成果已经是怀璧其罪,再分出精力应付实验室那一群各怀心事,那不如多看几份实验报告来得有趣。 

"所以我来你陪你了哦!"醉酒之人却不一样,平日里她就是个坦诚的人——如灰原哀所形容的,她是个烂好人,『只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周围的人需要就会义不容辞的伸出援手』就如她与生俱来的本能。神奇的是,有时她甚至不用对方有所示意,自己就能感应到自己被人需要。海边中暑时是,在朱蒂家看到那些照片时是,刚刚也是。尽管女孩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但她能感受到自己并不会被拒绝。毛利兰的运气也一向很好,她猜女孩应该会选一个安静的地方独赏夜色,便晃晃悠悠的从餐厅踱步到了绕屋回廊。果不其然,她环手抱胸,靠着身后的柱子眯着眼享受着夜风。

"我在想,柯南他们没有和你在一起,你可能就会来这里嘛~"烂好人捋了捋自己被凉风吹乱的发丝,"看来我运气很好的猜对了!"

"嘛,你的运气一向不错。"

"谢谢小哀夸奖~"

"啊啦啦,今天晚上喝得很开心嘛。"

"嘿嘿,"烂好人倒也不是什么烂醉如泥的好人,她听得出女孩的心情也不错,"毕竟以前没喝过嘛!今天也不敢多喝,我可不想重蹈爸爸以往的醉态。"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她突然噗嗤一笑:"大名鼎鼎的名侦探小五郎喝多了酒,会嘟囔着喊——小哀猜猜看他会喊什么呀?"

"大概,"灰原哀翻着眼珠子想了想,"‘再来一杯’‘我还能喝’这样?"

"嗯……也没错啦,但是哦,"少女看着茶发少女一脸无趣的表情,刻意压低了语气欲扬先抑,"他很醉的一次,喊着‘英里,快救我’‘英里,快救救我’这样哦~"

"当时我可开心了,知道爸爸心里还有妈妈,我真的开心极了呢!

"哦对了,‘英里’是我妈妈,她叫妃英里,是一名很厉害的律师哦!当年她和爸爸可是青梅竹马,大家都很看好他们呢!"少女像是想起了高兴的事,开始滔滔不绝的与茶发少女分享着父母辈的相处趣事。

灰原哀看到这烂好人没有什么醉态,还能保持一定的理智与她对话,至少说明她暂时也不是什么"大麻烦"。

灰原哀暗自庆幸着,抬头看了看闭着眼待风拂面的烂好人,她微醺的脸庞带着娇憨的红晕,不仅显得可爱更显风情——到底是个长相美貌的烂好人,自己这样阴冷的坏女人光是看着就不由得想移开目光。自己决定了不逃避,是她的光芒太耀眼。所以自己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保护好的同时管好周围的人,自己的身份本身已经足够危险,更不能再伤害周围的人;尤其是『毛利兰』这个奇怪的交点。

"夜色好美啊——"烂好人长吐一口浊气直抒胸臆,感叹道,"园子选的这个地方真的太好了!"

"嗯是啊,就像是诗文中描写的幽静一样,"灰原哀拉回思绪,"呐,我们还是先回房间吧,舟车劳顿,好好休息更能养精蓄锐,明天不是还要出去吗。"

“……”灰原哀看着烂好人摸了摸外套和口袋一脸疑惑的样子,突然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担心这个烂好人回去时会不会走错房间根本就是个错误,“你是不是没带钥匙?”

“啊那个,所以我说我过来陪你嘛~”烂好人偏过头望着女孩习惯性的轻挠脸颊,冲着眼前的小人窘然一笑。

灰原哀看着这个应该是第一次喝酒的烂好人,理智告诉她不能一瓢水浇灭她今天的愉悦心情,索性就着她的话:“啊啦,那可真是麻烦。”

说完,她自顾自的牵着烂好人的手回到屋室:“你先在我房间休息吧,我再看一会儿书。”

“好~”

话刚落音,烂好人蜷着身子就着灰原哀那床小小的被铺盖上就进入了昏睡状态,连灰原哀发现她曲着身体睡得很难受便和吉田步美帮她换了床垫子都没有注意到。

可能是酒精作祟的缘故,烂好人睡得很沉,一夜无梦。醒来时转头发现天色既白,茶发女孩铺了个小床睡在自己的右边,榻榻米上放着一个接着耳机的手机。烂好人愣直坐起,看了看左边呼呼大睡的步美,榻榻米上放着漫画和小手袋。两个小人像两大护法一样一左一右的睡在她两边,自己的头发甚至卷到了茶发女孩的被铺里。

毛利兰轻触了触脸颊看了看呼吸绵长的灰原哀,歪了歪头。

她依稀记得昨晚睡的时候被铺好像没有这么合适吧?

是她记错了吗?

诶?



                                                                                                                 

叫我芙芙洛洛芬芬芙洛芬都可以!

『没有粮就自己产』是我敲键盘的初衷,有ooc的地方欢迎指正!

我尽量改!

(因为有些是自己代餐代进去的可能就……希望读者朋友们理解!)

不会画画太难过了,我要是会画画这种小日常我可以画一百篇!!


这一篇也是速食小粮,我喜欢写这种普普通通的小日常。原本打算写得更跌宕起伏一点的,但是笔力不好我太菜了写不出来qwq只能写点这种小东西为tag做做贡献。

【兰×哀→小日常】扭伤

【扭伤】

事情是这样的:毛利兰是一名体格健壮、英姿动人的青春美少女,全国青少年空手道大赛第一名的名号与她纤细的身材所饱含的能量只能说堪堪相配吧。但是今天放学回家的时候她因为看见柯南在和那个茶发女孩窃窃私语,偷听无果之余还不小心扭到了脚。

说什么小秘密嘛姐姐也想听一听啦……

她一边觉得非常丢脸,一边被两个挂着半月眼的小孩儿搀上了楼梯——平时倒是没感觉,难受的时候才发现这楼梯怎么这么长啊?

趁着柯南去找药的时候,她想问问茶发女孩她们俩是不是有好感之类的。

而眼神落在了这个安静又精致的,在夕阳的余晖下显得楚楚动人的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子的身上时,却又有些慌张。

没由来的慌张可能是来自女孩冰冷的面庞,也可能是来自她带了一些戏谑的眼神。

还有别的可能吧,毛利兰一时间也说不清楚。

“冰箱在哪里?”女孩转过头,发丝的摆动和着光渐次闪动。

“啊那个,你走过去就能看到了。需要我帮你拿吗?”

“不用哦。”她看见这个小不点,拿着冰镇的啤酒为她冰敷患处,“江户川回来之前,不可以动哦。”

明明只是个小女孩。

“谢谢!小哀好贴心啊。”痛感渐渐被冻人的寒气缓解,身体得到了放松,心情也随之愉悦,“阿笠博士真幸运啊,有小哀那么懂事的孩子在身边。照顾阿笠博士会不会很累呀?一定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说完这句话,毛利兰懊悔万分。她分明从女孩的脸上看到了倏尔远逝的悲痛与停滞的身形。

“怎么了吗?有、有些事情,如果很累的话,可以先不用去做的!”毛利兰背靠着沙发,拼命的想岔开刚刚提到的话题,“比如啊,有的时候我作业写不完了,就会干脆第二天早上去了学校再写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和园子经常互相调侃的……”

女孩抬头见着她那不知所谓的可爱又滑稽的模样,嘴角扯出一个标准的弧度,小声嘀咕了句什么“真像”之类的。

毛利兰刚想侧耳细听,臭大叔提着柯南踹门的轰声已捷足先登。

“是哪个不长眼的把我女儿撞到马路牙子边上的啊?!!!”

“啊呀大叔你先快放我下来!”

“肯定又是你这个小崽子横穿马路又让兰担心了是不是?!”

她刚刚好像笑了。

“不好意思哦,又让你见笑了……”毛利兰低了低头,略带歉意的笑了笑,看着灰原哀的眼神都透露着几分窘迫。

灰原哀麻溜儿的背上书包,看了看毛利兰脚上的肿块轻轻说道:“你不要乱动,自己先敷好患处,待会儿江户川会来处理的。我先回去了。”

“下次还要来哦!”

当毛利兰大声呼出这句话时,灰原哀的身影已经拐出了门。

她停在门口盯着关上的门看了一会儿,听到里面传来制止柯南和毛利小五郎的呵斥声时,心满意足的走了。毛利兰甚至还有些怀念灰原哀在这里的时候,至少灰原哀在这里时,她能好好跟她继续聊会儿天——明明她们也不是很熟,但毛利兰觉得自己总能看出她的想法,知悉她的心思。

可能是园子不在吧。

于是粗神经美少女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和闺蜜聊天的软件熟稔的开始敲着信息。

……下次把小哀的通讯也加上吧!

粗神经美少女嘴角挂着笑如是想到。



                                                                                                                         

『没有粮就自己产』是我敲键盘的初衷,有ooc的地方欢迎指正!

我尽量改!

(因为有些是自己代餐代进去的可能就……希望读者朋友们理解!)

不会画画太难过了,我要是会画画这种小日常我可以画一百篇!!

【兰×哀→日常向】中暑

【中暑】

事情是这样的:宫野志保是一名优秀出色的科学家,而兰只是一名正常的、会跆拳道的怪力(不是)女高中生,且严格意义上来说宫野志保还比毛利兰大一岁。

只是很可惜的是宫野志保因为在绝望之时吞服了APTX4869才会是现在这个模样——炎夏,放学,中暑。

当她一睁眼看到毛利兰澄澈又忧虑的眼神时,宫野志保告诉自己不要忘记自己灰原哀的身份,不能翻过身去躲避这甚至是要灼伤她的目光——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旋即她轻轻阖上了眼眸,静静的听着女高中生一边担忧的嘟嚷着自己的身体状况,一边手脚利索的换着毛巾,随后又掖了掖被角。

——拜托,这是夏天,尽管是在空调房,也不大需要捂这么严实呀。

“本来柯南和步美也是要来守着的……”

——算了我需要安静。

“但是我还是担心其那几个孩子的安全,就先让园子和柯南一起先送那几个孩子回家了……”

灰原哀眼皮颤了颤。

『那几个孩子』

还真是个老好人。

“毕竟今天的温度好像是东京这几年的又一个峰值……”

灰原哀抬了抬眼皮子,半睁半闭的眼珠子瞥向这个一边擦着自己的手,一边絮絮叨叨的女人。她明明觉得自己需要安静,却愿意听着这个高中生像打开话匣子一样。就像以前难得的与姐姐见面的日子一样,平静,普通,但是总有那么一个温柔又热切的声音充斥着自己空虚的身体。

“……啊,我是不是话太多了?”高中生发现了自己的话题已经不知不觉从东京的酷暑滑向了打工时遇到的奇葩客人,还有自己那每个月都会把家底败光的臭大叔。

“……”灰原哀的思绪从无限的遐想中回退,回退到这个女高中生有些许尴尬却又柔和的脸庞上。她觉得时间过得好快,转眼间海豚在阳光下跃出海平面,折射着粼粼日光的流线型身躯在空与海之间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继而拍打起漂亮的浪花回到海中。

“……打工?”她眨了眨本就没有力气完全睁开的眼,任由自己偏过头看向海豚时卷曲的刘海垂下遮住眼帘。她知道会有天使为她整理。

毛利兰也很开心,从生疏到熟悉,在这个性格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孩子身上,她发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魅力。虽然还是很担心她的身体,但是既然这孩子醒了,不多说点话也确实怕她无聊。

“是呀,小哀以后也会经历的~”高中生舒朗一笑,身子支在床沿放慢了语速,“但是小哀现在还小,博士也不需要小哀照顾啦!”

——这个烂好人怎么回事?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也不会去打工的!

她看着天使眨巴着眼睛笑着,用那仿佛能够消融严冰的笑脸对着自己,而她能做的只是借着自己粗重的呼吸声掩盖自己微微加速的心跳。

“……可别把我和江户川相提并论。”灰原哀是见过海豚的,也见识过眼前这位女高中生面对风暴的勇气,“你的手机震了。”

但是她很清楚自己不是海豚,面对黑色的巨大风浪她只会觉得自己摇摇欲坠,现在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面对,却又怕连累周围的人惴惴不安。

当毛利兰再次看向病床上的茶发女孩时,她已经闭着眼呼吸均匀,似是已进入梦乡。

装睡可耻但有用。


                                                                                                             

『没有粮就自己产』是我敲键盘的初衷,有ooc的地方欢迎指正!

我尽量改!

(因为有些是自己代餐代进去的可能就……希望读者朋友们理解!)

不会画画太难过了,我要是会画画这种小日常我可以画一百篇!!


Q:会因为不再喜欢一个角色而产生背叛他的负罪感吗?

不会,我不喜欢他不是我背叛了他,我并没有负罪